当前位置:首页 > 安庆生活 > 文化 > 正文

老家 老树

时间: 2019-06-25 16:09 来源: 安庆网 作者: 杨培川 浏览: 评论(0)

  老家在槎水镇木岗村北部,与黄柏镇石桥村接壤,经黄(黄柏)龙(龙井关)线在一个叫做“捉虎岭”的地方,转沿一条未命名的横排路西行约两公里即达。这个地方的分界有些奇怪,不是按山系分水岭划分,而是按这条横排路在半山腰将槎水与黄柏分割,路上山林田地属槎水镇,路下便是黄柏镇了。

  老家四面皆山,山脚下便是黄柏大桥,门前那条从不知名的小河经年不息地流进黄柏河中。记忆中老家是没有公路的,出门完全靠步行,连自行车都没有。几年前黄龙复线修建后,老家的乡亲们靠集工、集资修建了这条水泥路。

  老家现在属“一心”组,应该是人民公社时期取的名字,原来这个地方叫“估田”或“苦田”。叫估田,可能是因为山地梯田无法丈量,只能估计田亩;叫苦田,可能是这地方山多田少,百姓生活困苦。整个生产组人口不多,十几户人家,由胡家老屋、杨家长屋、杨家团屋和叶家老屋组成。老家的老屋就是杨家团屋。

  老屋由两幢房屋组成,一幢朝西,一幢面南,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成的,墙壁上依稀还有“农业学大寨”、“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要斗私批修”等黄色宋体标语。房屋由土砖砌建而成,屋顶盖小瓦,屋子中间还有一个大大的天井,看起来已经十分陈旧。

  老屋里住着三家,我的爹爹是大爹,还有二爹和小爹,虽然不是同胞兄弟,但一直是这样排行着。记忆中的老屋十分热闹,特别是暑假期间,在外工作的叔叔和姑姑们会带着许多兄弟姐妹一起回到这个老屋,在池塘边钓鱼,在稻田里扒泥鳅,在小河里洗澡,在竹林里荡秋千...... 老屋更是人才辈出,有五、六十年代的大学生,更有众多的当代大学生,成为教师、医生、企业家、工程师和公务员。

  老屋,承载着童年的欢声笑语,也经历过时代的洗涤和风雨。渐渐地,有老人相继离世,小辈们也纷纷出门闯荡世界,在老屋留守的,现在只剩下我的父母和开叔夫妻四位老人。我的父母虽然年事已高,在县城住了十几年后,依然还要回到老屋,母亲说山里空气好,清静,没有城里的喧闹。开叔的两个孩子均在马鞍山工作,他们二人也愿意住在乡下,吃着自己种的水稻和蔬菜。

  得益于农村道路入户政策,水泥路会很快修到老屋,车子也可以停到门前的晒场上了。我每月会回去探望,陪父母和开叔聊聊天。每次回家,母亲都要炒上几个农家土菜,吃上香脆可口的柴火锅巴。上下屋的人们也大都搬离了这里,老屋虽然没有了往日的热闹,但多了一份宁静和温馨。

  老家所处的地方地形复杂,虽说住在山顶,但四周也有隆起的山坡,有毛竹、树林,也有梯田和坡地。屋后的山坡上原有一大片板粟树,很大很老的那种,每年都会结上很多的板粟,是我们小时候最喜欢逗留的地方,可惜在一次龙卷风过后,板粟树已所剩无几。

  老屋的门前有一口池塘,塘边矗立着一棵需要三四个人才能合抱的巨型老树。每次回家,都会和开叔聊起这棵老树,至于树的名字,有很多种说法。有称做“油树”,也有说法是“破树(朴树)”。据传有高人经过树下,说此树有神灵,不能砍伐,否则会“流血淌浆”。58年“大炼钢铁”时,生产队要砍掉这棵大树,三位裹着小脚的奶奶便围坐在树脚下,声称先砍了她们才能砍掉大树,生产队只好做罢,老树也得以保留至今。

  30多年前奶奶在世时,我问过这树有多少年树龄,80多岁的奶奶说:“我当童养媳嫁过来的时候,这树就有这么大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栽的,也不知道是谁栽的。”据此推算,老树的树龄应该在3-400年。

  在我的记忆里,老树就这样高大且茂盛地生长着。春天,老树会比其他树迟一点发芽长叶,长出来树叶很奇怪,有大有小,但一样郁郁葱葱。夏天,骄阳似火,老树高大的身躯为老屋带来了无限的沁凉,无数的知了在树上鸣叫,各种颜色的蜻蜓在树下翻飞。中午,整个老屋的大人小孩都喜欢捧着碗在树下吃饭、聊天。下午,孩子们便搬来竹床在树下休憩或看书。傍晚,人们从池塘里打上水,泼在树脚下、晒场上,所有的人们都在树下乘凉,听老人们讲《山海经》,听哥哥姐姐讲《西游记》。深秋,老树的叶子会变成一片深红,像一只巨型的红色气球镶嵌在老屋的上空,青松、绿竹、红叶、黑瓦,整个村子便有了浓郁的乡村秋色。

  这次回家,又与开叔聊起了老树,我百度了油树、破树等树种,都对不上。为了弄清树的名称,我下载植物识别APP,通过比对,发现老树应该叫“红榉树”。据百度百科,红榉也称大叶榉、血榉、鸡油树等,是榆科榉属植物。红榉树为我国珍贵的硬阔叶用材树种,材质坚硬有弹性,少伸缩,不易翘裂,纹理美观有光泽,结构细致,黄褐色或浅红色。抗压力强,耐水湿,耐腐朽,是建筑、桥梁、车辆及上等家具用材。该树抗风力强,耐烟尘,有较好的防风及净化空气的作用,也是城乡绿化及农田防护林的优良树种。由于红榉树有较高的经济价值,尤其是用材价值,被列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植物。

  榉树还有着祥瑞之征兆,因为“榉”和“举”是同音,古时人们便有栽种榉树有应试“中举”的美好寓意。相传,有一秀才,屡试屡挫,其妻在家门口石头上种榉树,后来榉树竟和石头长在了一起,秀才最终也中举归来。

  近年来,老树又焕发了青春,长得更加高大,更加茂盛,像是呼唤远方的游子,更是欢迎八方的访客。

关键词:老家老树
责任编辑:小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