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安庆生活 > 文化 > 正文

思念遥远的母亲

时间: 2019-05-15 10:49 来源: 潜山微生活 作者: 天柱少年 浏览: 评论(0)

  窗外下着雨,汽车的轮胎声大了好多。我突然想起母亲,那已远在天堂的母亲,想得有些惆怅与无章。

  五十二年前的今天,天要亮的时候,母亲把我塞进这个人世间——大别山东侧,天柱山北部丛山峻岭中的一个小小山村――龙山乌岩,贫瘠到山上几乎没有参天大树,全是石头壳子。

  记忆中的母亲一直劳作与艰辛,较小的身段与承担的压力无法相称,母亲始终出现在地里,田间,山坡,猪圈,厨房,兴菜,种粮,打柴,喂猪,烧饭。

  母亲没有想到一点清福,大概是因为我来到这个世上,连累着操心吧,要强,是我们母子的共同特质。母亲始终想发达这个家,我始终想改变自己命运。我做到了,也正享用自己的果实,可是母亲也不可思议的做到了,却早早的离开了这个劳累了一辈子一手建造的家,一点儿福都没有享受。

  善良是母亲血液的主要因子。一次一位讨饭的来了,母亲叫我去拿点吃的给他,我拿了他的袋子到了后房装满了山芋给他,这位乞丐十分惊愕,不知所措,是母亲催他方才离开的。我听到母亲同三奶奶的对话,大概是说愚虽调皮,但很有善心,能有出息。这一直鼓励着我,跌跌闯闯走到今天。

  也是像现在的一个冬天的夜里,母亲与姐姐在剁山芋藤,我发懒就说有作业,要写作文。母亲一遇到我要学习就网开一面,不过这次要我写好后念给她们听听。于是,她们一边劳动一边听我的作文,母亲说我写的真好!我忽然为偷懒而羞愧,为内容缺失而羞愧,发誓一定要有出息来弥补这些懒毛病。现在后来我多少次想起这事,一直揣测母亲是真的听懂了我的作文,我的作文写得真的好么?

  家里没有劳力,没有工分,生活自然艰难,加上我们弟兄四个都上学,家境就更是难上难了。父亲在大队,一个人干好了队里接着忙家里,累的够呛,母亲就更加的忙碌,养猪是家里最大的红包,供给着这个家的全部支出。父母亲一直在商量几个孩子的取向,不能都读书了,需要做手工业挣工分持家。姐姐为了这几个弟弟已经早早的辍学了,其实她的成绩最好最有前途,虽然只上学了三年。

  父亲说叫老二学赤脚医生,初中生的文凭就可以了,算命先生说老二书读多了也无用,是庄稼人,赤脚医生很好,有面子,收入高。我知道这是稳稳的借口,可以填堵父母亲的无奈。在一次放学的路上我遇着一位不是太傻的先生,就把我的情况说了,要求他到我家算命,说我是吃皇粮的,我给了他学校分给我种茶叶的五毛钱💰。先生很听话,真的不傻,甚至比我聪明,来到我家,说的让母亲很高兴,说我吃四方吃皇粮,又哄走了我母亲艰辛的几个个子,留给母亲那么多美好希望与艰辛无奈。如果我后来没有考上大学没有吃上“皇粮”,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的良心,愧疚之心情何以堪!

  父母亲又再商量,我们几个想上学就上学,砸锅卖铁,不想上学就回来学手艺。就这样,让父亲母亲苦劳了一辈子,我们四个就靠他们三个汗水浇灌着知识,听着学校的钟声,沐浴阳光与雨露成长。

  雨停了?好像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果然,雨停了。而我孩提时光如电影浮现眼前,想到母亲,我实在为当年的惊险幼稚而汗沁衣背,虽然天气很冷。

  思绪定格在母亲勤劳善良公平要强的质朴品德与相夫教子有方得法的天大智慧。

  如今我的孩子已经结婚成家,母亲的品德与智慧,如何永续传承,如何发扬光大,真的叫我好不轻松。用孩子时期的花絮来思念母亲,记录我寻常的生日,大概意义不同一般吧。

  于2017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一日

责任编辑:小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