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安庆生活 > 文化 > 正文

乡土桐城 | 老家四季

时间: 2019-03-14 16:00 来源: 桐城报 作者: 程卫华 浏览: 评论(0)

  老家的天总是很蓝,水总是很清,房子是白墙灰瓦,与小桥、流水、古树相映成趣,构成一幅优美的山水田园风光画卷。

  铺开画卷,青山绿水中,炊烟袅袅升起;夕阳西下,牧童骑牛归来。春天,百花盛开,鸟语绕屋梁,采来新茶香。雨后竹林里,欢快生长的笋,还有溪中奏乐的泉。田野里,金黄的油菜花像给大地铺上一层厚厚的绒毯,勤劳的蜜蜂如同这里的人民,快乐地忙碌着。最是那漫山遍野的杜鹃花,染红了云彩,染红了天空,似熊熊烈火,任狂风骤雨也浇之不灭。

  夏天烈日当空,然而山里只要是荫的地方却依旧凉爽。清晨,也许薄雾还未散去,蛙声在烈日来临之前也不会停止,独轮车在青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因为天热,父老乡亲便避开中午时间,早上早一点,下午待三点之后再去田间地头。而小孩是不管这些的,总是禁不住山上野果的诱惑,又喜欢河里溪水的清凉,喜欢捉鱼捞虾,玩水嬉戏,什么都是快乐的。

  小时候无知,对什么都好奇,常在夏天纳凉的竹床上数着天上的星星,老家的天空是能分清各个星系的。走在河边的小路上,看着天上的月亮和水中的月亮都会跟着我走呢,所以还故意往前走走又往后走走,月亮也前前后后地跟着走。好不容易得个鸭蛋会很宝贝地掏空鸭蛋壳,抓几只萤火虫放在里面,用两根细绳一段细棍,做成个鸭蛋灯笼!

  暑假结束,便是板栗成熟的季节,以前种植的板栗很少,但山上野生的毛栗很多,打下来毛栗要装在竹筐里,不然无法背下山,是不是要先浇点水将毛栗闷在那里?待过几天好剥去外面那长刺的壳。小孩总能是在地上捡一些已经成熟掉落的,既不用剥刺手的外壳,而且更加栗香清甜。

  有些人家种有枣子、柿子、桔子什么的,也采摘回来,不然在以前那个物质较匮乏的年代,保不准自己一个也享用不到。稻子割完的田野,堆着一个个稻草堆,一般要等到准备翻田种油菜前才搬运回家。这个时候的田野,就是孩子们玩打仗、捉迷藏的天堂了。

  享受了秋高气爽的节气,该是冬天了。都说瑞雪兆丰年,有时雪太大也有些麻烦。农村的人都知道,下雪了,家里的鸡什么的就不能放出去,以免雪盲后回不了家。小孩子有的在堆雪人,有的在打雪仗,还有的扫清一小块雪,洒上一些粮食,再用根系了长绳的棍子支起半边大筛子,只待觅食小鸟的到来……尽管这种游戏往往以失败告终,但仍挡不住那份天真的喜悦。

  下雪了自然就要过新年了,家家忙着杀猪、做豆腐、包粽子、做冻米糖、做米糕、炒南瓜子、炒蚕豆………大人们忙着,小孩们自然也不得闲。除夕夜拿到压岁钱那个开心啊,哈哈,第二天早上却给没收了,还好大年初一可以穿新衣服,算弥补一下吧。其实留有压岁钱的孩子,基本上都用在那一声声除旧迎新的鞭炮里。

  农村的四季生活是充实的,他们依然在二十四节气引导下勤劳耕作,遵守传统的祭拜祖先,在新居落成之时行上梁之礼,也按照自然时节享受诸如清明的馃、端午的粽子、七月半的茶馓、中秋的土月饼,享用观音豆腐、顶市的酥糖等美食。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顺应自然,敬畏天地……天地有四季,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双鬓斑白时,在江南烟雨的屋檐下,品一壶新茶,尝一口米酒,再看花开花落,庭前儿童嬉戏成群,这才是老家的真正意义吧。梦回老家千百次,老家依然那样安详,那么恬静与优雅,依旧在四季轮换中显得那么悠然。

责任编辑:艮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