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安庆生活 > 文化 > 正文

寻根记忆

时间: 2019-03-14 14:49 来源: 桐城报 作者: 孙蕾 浏览: 评论(0)

  谷雨时节,随父亲回了趟故园。这里是祖辈扎根传承的归宿,是我成长的土壤,亦是父亲奋发的起点。

  沃野里,金盏般的油菜花在几阵阵的暖风里谢入泥土,滋肥土壤。美好的“黄金”时期已过,花儿开完了这一季的盛景,薄荷绿的油菜田为结籽酝酿着。

  多年未曾见面的老屋依然如此亲切。乳雀的鸣唱越来越清晰,屋顶有燕儿在散步、觅食、欢歌,悉碎的扑腾和搔捡声把慵懒的心搅扰的痒意顿生。

  记忆匣子打开,儿时的景象奔涌而来。原来很多纯真的东西被老屋悉数收藏。老屋是父亲继承祖辈的遗产。但父亲不拘泥于此,他在屋后扩建了一个方园子,种下各种花果,也种下自己的梦想。他想自己创造更美好的未来,希望就从老屋开始。

  犹记得夏日的老屋生机盎然——晚霞散尽,夜幕来前,泥土退去暑热,吮吸着潮湿而粗犷的空气。草叶飒飒作响,玉米棒相互碰撞,成熟的头须喻示着饱满的果实。若想吃玉米就掰扯两个,放在米饭上一起蒸煮,香气弥漫老屋每个角落。

  方园子是我孩提的快乐所在,和青梅竹马的玩伴捉蛐蛐、斗蝈蝈、扯金银花、摘山楂;瞒着母亲爬到矮墙骑马,再古怪的点子都想过。我很感谢父亲送我的多趣童年。

  由于父亲离开村庄而到镇上工作,我们离开老屋,来到城市开启新的生活。如今,老屋已老,小瓦叠盖的屋顶长起了若干杂草。屋檐下,有两三只稚燕的泥巴巢。我心中一阵温暖,曾以为老屋孤独,原来有这些大自然的精灵朝夕陪伴。它虽和周围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格格不入,但是老屋的方园子里粉蝶翻飞,黄犬晒暖,不时从屋顶滑翔而过的老燕留下美丽的弧线。

  老屋,在一年又一年中苍老,某一天会轰然倒下。而我和父亲心中的老屋永远不倒,那是故乡啊,那是梦想和生命起航的地方。

责任编辑:艮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