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安庆生活 > 文化 > 正文

村庄·童年

时间: 2019-03-14 14:41 来源: 桐城报 作者: 胡刘平 浏览: 评论(0)

  时光如白驹过隙,自七岁时举家搬出胡中楼村庄的老屋,掐指一算,已整整三十个年头。时至今日,久居城市的我对于老屋的记忆,并没有因岁月流逝而模糊,反而在脑海里日渐清晰。

  记忆中的村庄,一座座土坯老屋,村边的门囗塘,我家老屋后门的枣树,那挑着零货的卖货郎……无不是我烂漫天真的童年见证。我的足迹曾踏遍村庄每个角落,我和小伙伴的欢声笑语似乎仍在村庄周围回荡。

  中楼村庄共有四十多户人家,都是胡姓本家,所以叫胡中楼。村里的房子多数都是泥墙黑瓦的土坯屋,前后错落有致,屋檐连着屋檐,古老而温馨。 村里乡亲大多在五服之内,大家见面时招呼声格外亲切。村里年纪相仿的孩童有八九个,我们每天都要聚集在一起,风雨无阻,疯遍整个村子,直到饭点时,大人们一遍又一遍长呼短唤,才各自恋恋不舍跑回家。

  我家在村子最北头,坐西朝东,与祥子家门对门,中间隔一条巷道,乡邻们进出村子都要经过此处。每天早晨,一声声鸡鸣,几声狗叫,还有大嗓门的二奶奶喊孙儿起床声,将大家从睡梦中叫醒。经过一夜沉寂后的村庄又恢复了喧嚣——大人们扛着农具进出巷道,开始了一天的劳作;孩童们吃罢早饭,由孩子王一声召唤,便风一般聚集在一起,穿梭在村子里。大人们的吆喝声,孩童的嬉闹声,从巷道里拐个弯,也能传得很远。

  村庄南边有口池塘,全村人吃喝洗浆都靠这塘里的水。说也奇怪,无论洪涝还是干旱,这口塘从未受过天灾影响。似乎是村庄的守护神,默默保障着全村用水,所以祖辈给它取名叫“门口塘”。每天清晨,门口塘也是最热闹的地方,大人们挑着木桶担水的“咣啷”声,婶娘们在塘边石头上洗衣的棒槌声,鸭子在塘里觅食的“嘎嘎”声,组合在一起,演奏成一曲和谐的交响乐。

  到了炎热的夏天,门口塘是孩子们消暑的好地方。男娃们扑进水里,尽情表演着他们的狗刨泳,女娃们就在浅水区戏水打闹。门口塘盛产蚌壳,我们常常还能踩上一些带回家。这是大自然馈赠的礼物,经过母亲一番精致烹饪,无论是红烧还是爆炒,都是既解馋又美味的菜肴。

  我家老屋后有棵枣树,高大粗壮,茂密的树冠像一把撑开的巨伞。每年金秋时节,珍珠、玛瑙般的枣儿拥拥挤挤挂满枝头,引得小伙伴们簇拥在树下,小馋猫似的三天两头拿着竹篙打枣。掉在地上的枣,捡起来用手搓搓就塞进嘴里,那清脆而又甘甜的味道,吃在嘴里,甜到了心窝里。

  还有一种声音,让我们满怀期待,那就是卖货郎摇着拨浪鼓的声音。每当远远听到“不东不东”的鼓声,我们就欢呼雀跃着叫母亲端出鸡肫皮和牙膏皮,巴望着母亲和婶娘们在讨价还价、换得几枚针线之余,能给我们换取五彩头绳和辣椒糖。大人们高兴的时候,会答应我们的要求,那五彩头绳扎在头上,辣椒糖含在舌尖,美在心里,幸福无与伦比。

  村庄的故事,说不完,道不尽。那低矮的土坯屋,恬静的门口塘,高大的枣树,渐行渐远的卖货郎,深深烙在心底,留给我的是温馨又忧伤的回忆,犹如老屋烟囱里袅袅升腾的青烟,飘忽不定,挥之不去,每每想起,总让我热泪盈眶。我思念我的村庄,思恋我那斑斓的童年时光。

责任编辑:艮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