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安庆生活 > 文化 > 正文

乡村趣事——罩鱼

时间: 2019-03-14 14:38 来源: 潜山文联 作者: 周著育 浏览: 评论(0)

  我家位于县城城西即过去的梅城镇罗汉公社,向北抬头可见皖山,环绕周边的是西河大堤。生我养我的平桥大队,和邻队高集、余湖都盛产水稻,是公社有名的粮仓之一。盛产水稻,归功于西河水的滋养。那时河床很高,一年到头都有清水潺潺流淌,只要吴塘堰一开闸,大堤以南所有沟塘河渠全灌满了水。

  听老人们说,清代某年西河曾发大水,大青宕池塘就是当年溃堤的口子。堤坝封住后,池塘成了洪水肆虐的历史见证。大青宕东西、南北分别长约80、50米,除了北靠大堤,其余方向都有河沟相通,是当地最大的看家塘。由于水面较大水道复杂,养家鱼难以管理,便任其自然发展了。大青宕在我家后面,仿佛是我家的游泳池,罩鱼的“表演”舞台就搭设在这里。

  夏季池塘水只有汛期的一半,成群的鱼喜欢在浅水处嬉戏、觅食。乌龟老鳖胆子真大,敢于爬上岸边享受“日光浴”。这时候,罩鱼最好。听大人们说,该宕靠堤坝处有两三米深,南面较浅不到1米深,因长了不少水草,是鱼儿做窝的理想场所。每到三伏天的中午,大家吃了饭都午休了,我随着叔爷家的长子和村里的几个小伙子,一路上嘻嘻哈哈来到大青宕塘埂旁。

  我注意到,大人们到塘埂旁先吸支香烟,然后站立朝水面用鹰般眼神瞅着什么。当然,每个人的脚旁都放有一个罩鱼的秘密武器——鱼罩。鱼罩其实是用竹子编制的鸡罩子,是一个长1米左右上细下粗的圆柱体,大罩子可容纳几十只鸡,小的只能容纳七八只。傍晚时分,鸡们从小圆口子跳下去,下面就是它们的“家”。大人们看罢水面,开始脱衣服了。夏天脱衣服很简单,把背心或汗衫去掉,只留一条短裤衩。在罩鱼人中间,有一位下放户大哥很特别,他不仅脱掉了上衣,而且连裤衩也不留,只用一条大枕巾从前往后一围了事。有人见状笑着说:“你的大白屁股露在外面,塘边人来人往不难为情么?”他瞪了那人一眼,反驳说:“你也太封建了。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除了皮肤颜色深浅不一样,屁股长得都是一样的,谁爱看谁看呗。”他的一席话,惹得塘埂上大笑一片。

  我学着罩鱼人,下水时先用水擦擦胸前,让身体适应水温,接着扑腾腾跳到池塘。在塘中央,大家一字排开,将手中的鱼罩突然朝水中拼命压下去,感觉到罩子里有鱼在撞击,就连忙弯下腰在罩里捉鱼。水深的地方,人还要潜水作业。鱼毕竟是低级生物,它们像无头苍蝇只晓得在罩子下面乱撞找出口,却不会思考向上通过罩口逃生。结果,一条条鱼儿成了大家的战利品。十几分钟后,队形散开个个“孤军作战”。不一会儿,李哥捉到一条大鲫鱼,张叔逮到一条乌鱼;又过了几分钟,张叔举着一个老鳖笑呵呵向我们炫耀……整个罩鱼小分队,就我一人哭丧着脸,仅仅只抓到一条小黄丫鱼,而且右手还被锥了一个小口子。

  手有点痛,干脆上岸坐塘埂旁看他们罩鱼。张叔吆喝着对我说:“你本来还是初中生小家伙,怎么可能就抓到鱼呢?告诉你,罩鱼要看鱼星,几个星是鲫鱼,一大蓬星十之八九是乌鱼或老鳖——慢慢学,别急。”我一边看罩鱼,一边用荷叶当草帽遮太阳,采塘东头藕田莲蓬吃,想漱口就招点池塘水。池塘叫大青宕名副其实,水清澈见底,微风吹来既有鱼腥味也有荷花的芬芳。

  不到一个小时,罩鱼大功告成,张叔他们腰间别着的鱼篓沉甸甸的,除了我之外,估计每个人都有3斤多鱼。可我一点儿也不感到失落, “打断了骨头连着筋”,反正都是村里亲朋好友,不管走到那家,我都能吃到香喷喷的鱼腰肉。

关键词:乡村趣事罩鱼
责任编辑:李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