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八县 > 桐城 > 正文

乡土桐城 | 冬季,到桐城来看雪

时间: 2019-02-19 14:17 来源: 桐城报道 作者: 戴琴 浏览: 评论(0)

  龙眠山是最早与严冬对话的,即使初雪与市区擦肩而过,它仍在山顶布下凌乱的痕迹。时隐时现的山顶仿如一智者,从不开口说话,只是用眼神睥睨苍生。

  如果说北方的雪是鸿篇巨著,是一部荷马史诗,那么南方的雪就是一首小令,“三杯两盏淡酒”般的婉约极简,仿若烟柳江南,吚吚呀呀中水袖一抖,伸出葱白的兰花指。之前朋友圈里便是惊心动魄的蓝色预警,什么五十年难遇的一场暴雪,滴水成冰等等。当冷雨不懈,敲窗数日,阴霾的天空让人发疯,而红地毯铺好了,雪却像耍大牌的明星,在镜头前晃一下,就丢下一城期待的目光一骑绝尘。气温迅速回升,但见厨房里准备的一堆青菜红颜枯萎,声嘶力竭地哀嚎:雪啊,求你再看我一眼!所以在桐城,一场薄雪就足以引起一场狂欢。

 

  最兴奋的是孩子。冬天的床应该是磁铁打造的,没有人愿意去被窝以外的远方。当窗外雪片乱舞,无声而喧嚣的世界似乎释放出超能的魔力,孩子们迫不及待地伸出小手,虔诚地体会一朵六棱花在掌心盛开的奇妙感觉。雪花似乎羞愧于孩子如鲜花般的笑脸,赶紧遁走,留下一滴思念。

  一拨一拨的小年轻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他们忙着拍照发朋友圈,嘻戏打闹,洁白的雪一如他们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闪耀着炙热的青春。当年的我被滚烫的青春烧得无奈,面对老屋小院子一地的雪,诗兴大发:“啊,雪,你是多么的白,你比那盐还要白……”

  女贞树整齐地排着队,似乎等待雪花检阅。树叶托着的一层薄雪正在融化,大大小小的图案有的形如汉字方方正正,有的似一幅中国地图,还有的就像人脸正忧伤着……每个图案都是独一无二,难以复制。

  如果盯着一片夹杂着白雪的矮子松细看,或许能感觉到那白雪茫茫大气磅礴的场景,仿佛那千里冰封的北国风光近在眼前。而塔森的每根枝条都是巨掌,捧着大块积雪,不必等到雪化时,高洁的风采已然霸气侧漏。旁边的梧桐意欲与松树并肩战斗,但宽大的树叶很快憔悴,被朔风拽进红尘,临走大叫一声:兄弟挺住,我先撤!松树依旧挺拔耸立,绿得沉稳,绿得傲然,英雄气概油然而生。

  旷野肃穆,积雪快速融化,一寸一寸地裸露出褐色肌肤,就像青春抵挡不住岁月的发际线。稻田里收割后的稻桩卑微地贴近地面,像农村几个留守老人,顶着一头白发,只等着脚下的黄土地在某一天把他们认领。几根电线上站着一排麻雀,一串流动的音符奏起的曲子,应该只有路边伸着枯瘦枝丫的老树才能听懂。村口的一棵杮树上,杮子依旧高挂,如一只只灯笼,为远归的人照亮回家的路。

  桐城的雪很薄,不等太阳出来,便稍纵即逝,除了墙角一小堆还在负隅顽抗。桐城的雪是一场烟花,在夜空刚一绽放就会凋零,刹那的芳华让人徒生惆怅。桐城的雪看似薄情,随心所欲,但它把清淡的风格拿捏有度,灵动飘逸,温柔儿不失英气,优雅而又张扬。年少不懂桐城雪,读懂方知真性情。有一种意境叫酒至微醺,花看半开,而桐城的点点白雪,即是那半含冬景半含春。如果冬季想看雪,就来桐城,桐城的雪能给你不一样的风景和感动。

责任编辑:艮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