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安庆生活 > 文娱 > 正文

程长庚与裔孙“十三马子”

时间: 2018-08-07 15:28 来源: 安庆晚报 作者: 芮立祥 浏览: 评论(0)

  程长庚(1811-1880),清代京剧表演艺术家,被誉为“徽班领袖”“京剧鼻祖”。程长庚因少时即随程家戏班游演大江南北,留在家乡安徽潜山的资料相当有限。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潜山县文化部门在开展文化普查时,除发现证明程长庚籍贯和生卒年之家谱外,还在程长庚出生地的王河镇的程家井村搜集出两则非常珍贵的口传资料:一是程长庚与“夜朝官”的神奇传说;二是程长庚与“十三马子”的来龙去脉。关于前者,虽知晓者众,但毕竟是一则带有神秘色彩的传说,譬如所葬的“芳”字辈的和“浩”字辈的坟主,据笔者所查,均不是农历腊月三十晚上去世的,实为讲述者之附会,没有多大的史料价值。而关于后者,虽知者寥寥,但确实有历史资料可证。时代变革,让程长庚在北京、上海、南京、云南及海外的后裔与安徽潜山后裔之间中断联系长达半个世纪之久。2008年,潜山程氏后人续修的《皖西南程氏汇谱》对“十三马子”也语焉不详,未能追根究源,让人徒增遗憾。而弄清其来龙去脉,不仅能进一步证明程长庚的籍贯,而且还能看出程长庚及其子嗣的家风家教风采,领会程长庚后嗣作为戏剧世家和教育世家的历史品貌。


未修复前的程长庚故居(摄影 张若钦)

  什么是“十三马子”?由高占祥为主任编委,以金芝为主编的《程长庚研究文丛(二)》(1992年10月版,中国戏剧出版社)一书中的《程长庚籍贯生卒年月考》一文对此曾率先记载。文中就“十三马子”口碑,采访了程氏“十三马子”后人之一的程氏第55代裔孙程伏生,非常珍贵。惜乎述者对这“十三马子”的具体谱系脉络,未加区分,亦未展开详叙,令读者仍弄不清其来龙去脉。

  笔者通过对程氏家谱的有关资料研究、考证和对北京、美国等海内外程氏后人的多方联络核实,终于使这“十三马子”的来龙去脉得以明晰。


程长庚故居前面的池塘(摄影 叶余根)

  所谓“十三马子”者,即指程章瑚三个儿子程遵尧、程经世、程经邦与程章瑚胞侄程毓嵩等在内的男丁的名字,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中间一个是“家”字,后面一个是以“马”为偏旁的字。具体述说如下:程遵尧(1873-1934)之子程家驹(1900-1933)、程家骙(1902-?)、程家骅(1905-?)、程家骧(1907-1933)、程家駰(1917-1936);程经世(1879-1942)之子程家骆(1912-?)、程家骊(1917-?);程经邦(1885-1928)之子程家骏(1904-1956)、程家骐(1911-1982)、程家驷(1914-1993)、程家骥(1915-1936)、程家骢(1917-2005);程毓嵩(谱名程遵嵩,1882-1950)之子程家骝(1914-1959),总十三位。

  这十三位的父辈的地位均相当显赫。

  据《民国九年潜山县志》载:程遵尧,清时为朝廷外务部、农商部郎中,相当于现在外交部、农业部高级别官员。据史料记载,程遵尧通四国外语,1901年,八国联军逼迫清政府签订《辛丑条约》,28岁的程遵尧受清政府委派并作为高级翻译,陪同“晚晴重臣、安徽人杰”李鸿章参与谈判,与八国联军最高统帅瓦德西唇枪舌战,虚与委蛇,据理力争,最大限度地维护了民族利益。虽然最终因敌强我弱,清政府只得签署此不平等条约,但程遵尧临危受命时的卓越表现深得李鸿章赏识,李奏请朝廷奖赏程遵尧,授以“上海道”(相当于现在的上海市委书记)的官职,并授“上四代封赠”(清史有载)。


潜山县政府新建的程长庚纪念馆(摄影 程西林)

  程经世,曾任民国大总统府秘书。

  程经邦,德国武备学堂毕业生,民国时期陆军少将。

  程毓嵩,从九职御京师五城会办、顺天府尹陈保奖五品顶戴,民国三年为京师税务视察员等。

  不仅如此,“二代本人”也相当出色,博学多才,或出国留学,或为官一方。如:程家驹,曾留学比利时,归国后任外交部门专员;程家骅,燕京大学毕业,曾任南阳群岛苏门答腊领事;程家骧,留学德国;程家骆、程家骊,均在北京辅仁大学毕业,其中程家骆出任过安徽省财政厅统计主任;程家骙,出任天津警察局主任局员;程家骝,曾任安徽潜山余公乡乡长,复任马道乡乡长,干训指导员……这十三位文化素养皆高,相互关系甚好。程伏生、程春耕(程家骝之长子、长女)说过:“1949年解放前夕,京里叔叔们来信三番五次要我父亲到北京,说在乡下,你是富人,但依京里,你属于穷光蛋……但我父亲舍不得扔下自己省吃俭用挣下的田地,执意留居程家井……”


潜山县政府新建的程长庚纪念馆(摄影 程西林)

  “路遥知马力,危难见真情”。新中国建立前后,正值时代大变革,“北京的马子”还惦记并盛请“潜山的马子”离乡赴京,足见其上辈之间的这份亲密情感非同寻常。这份感情,使他们即使在给小孩取名时,都保持着沟通和协调。正是基于程长庚这一支第53代第54代上下两辈间的深厚情感,尤其是在社会上产生的影响力,故在程氏家族中他们仍被昵称为“程氏十三马子”。

  程章瑚为程长庚之嗣子,程毓嵩为程长庚之胞侄孙,此“程氏十三马子”系程长庚之曾孙辈。通过程氏家谱,笔者将其关系脉络梳理如图。

  由此,可以进一步证实程长庚之籍贯为潜山县王河镇程家井村。

  前国家文化部常务副部长高占祥在程长庚诞生18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中说:“程先生不仅是一位德艺双馨的艺术家,而且是一位勇于开拓、善于独创的改革家,是一位因材施教、悉心育人的教育家,是一位善于组织、善于管理的活动家”(《论坛歌台唱剧神》)。


北京程长庚十三马子亲友团参观天柱山(左四为本文作者芮立祥)摄影 程斌

  程长庚也是教育家,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十三马子”作为程氏第54代典型代表的非凡表现中得到印证。程长庚非常重视接班人的培养。在三庆班班主接班人问题上,程长庚本看好“执弟子礼”的谭鑫培,说“子之将来,当一往无前”,但最后还是未选谭鑫培而选杨月楼为三庆班班主。因为程长庚以为“子(谭鑫培)之音太甘,近于柔靡,为亡国之音”。《礼记·乐记》云:“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声音之道,与政通矣。”程长庚希望未来京剧当保持和弘扬“刚烈雄豪”之风,以激扬民族之浩然正气。在对后代培养教育上,我们从“十三马子”的表现中亦可看出其后代继承了程长庚的雄豪奔竞之家风。汉字中的“马”,就有识途、腾达之寓意,“龙马”,是汉民族自强不息之精神图腾。“十三马”,既寄望后代总体性追求卓越,又寄望后代实现个性化发展。马,其实各有各的不同。如,骥,千里马也;骙,马强壮也;骝,黑尾巴的红马也;骅,赤色好马也……族人把程长庚及其“十三马子”的口碑资料提炼总结为“代代自强不息,人人各臻其妙”的家风。程长庚的后代没有辜负“四箴堂”之殷殷教诲,每个人都深怀奔竞之梦,并努力地逐梦、圆梦,实现最好的自己,获得尽善尽美的发展。



北京程长庚十三马子亲友团30余人在潜山长庚故居合影(摄影 程斌)

  2017年10月3日,安徽潜山“十三马子”的部分后人专程赴京与北京程氏后人首度相聚,畅叙亲情,实现了“破冰”之旅。同年11月6日,北京程长庚十三马子亲友团30余人来到阻隔达半世纪之久的故乡——潜山,在参加“程长庚暨徽班艺术研究会筹备会”后,亲临程家井,寻亲祭祖,参观潜山县委、县政府复建的“程长庚故居”,并在“十三马子”的潜山后人程正江、程正才家吃了“团圆饭”。中断半个世纪的亲情在携手乡村振兴的新时代得以接续、发展。

责任编辑:艮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