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八县 > 潜山 > 正文

报刊亭|消失在潜山街头的“文化记忆”

时间: 2018-08-04 10:12 来源: 潜山网 作者: 程竹青 李红 浏览: 评论(0)

  潜山街头曾有很多家报刊亭,是这个城市的地标,也是这个城市的文化标杆。

  但是小编走遍潜山街头,只寻着一家门窗紧闭的报刊亭,是唯一的一家,也是即将消失的最后一家。

  印象中,北街有家报刊亭,现早已空空如也。我惊愕地走过去,再走回来,觉得不妥又再走回去,来回三次我才敢确认那家报刊亭已经消失了。

  我在那几米宽的路上走来走去,皱着眉头在原地打转。又俯身寻找报刊亭是不是在人行道的砖头上留下来什么印记,我希望是有一块稍微暗一点的地方的,但是没有。那条人行道干净如新,连我都不能分辨那里到底有没有真实存在过一个绿色的,承载过我特别记忆的报刊亭。

  曾经,被拥挤围绕的摊位都已寻不见踪迹,最可怕的是,你可能都没在意,就像我们对文字耐心的逐渐消失。

  影响过一代人

  我们在走访的过程中,公园里一位老爹爹告诉我们,早些年报刊亭兴盛的时候,每天早上他去菜市场买菜,路过报刊亭的时候都会买一份报纸,了解近日发生的一些国家大事,社会趣闻等等。当看到昔日的报刊亭消失在街头后,伴随了他多年时光买报的习惯,也不得不变了。“书报亭没了,我也就买不到报纸了。”老爹爹有些失落地说道,“现在了解新闻的渠道也变得多了,也没什么人去看报纸了。”

  一位在钓鱼的大哥感叹地说,“记得自己刚参加工作时,那个时候喜欢看《党报》、《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刊物,而且那个时候不像现在,没有手机跟电脑,了解新闻的方式也比较单一。”

  他顿了一下说,“报纸上面的字也太小,看起来也费眼,现在受局限性也太多了。但那个时候报纸是唯一让我们能够及时了解国家的政策方针,服务生活和工作的。”

  精神的寄托天地

  交谈中,一位老者跟我说,“报刊亭对于我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我很怀念那段纸媒盛行的时光......”

  原来,这位老者是位写作爱好者,早年间经常向报社投稿,“我每天都会到报刊亭去买一份报纸,就为了看我的文章有没有登报......”老者回忆道,文章第一次登报,比获奖、涨工资都高兴!当看到自己的作品变成报纸上散发油墨芬芳的文字,那种被认可的感觉比什么都珍贵,“我还会把报纸珍藏在枕头底下,三更半夜拿出来看,心里很爽快。”

  “现在我家里还有很多旧报纸,有时候还会忍不住翻出来看看,都觉得弥足珍贵。”老者惋惜说道,“如今很少有人会看报纸了,报刊亭也没了,我平时写的一些文章便也没有分享的空间了,我一个老头子,也不会用什么智能手机,更别说电脑了......”

  可能逐渐消失的报刊亭就像渐渐失去耐心的我们,纸媒衰落,我们对于这种改变已然麻木。等到哪一天,我们从繁杂中逃离,才发现,细细品味美好生活的能力,似是已经失去。

  承载青春记忆

  以前学生时代网络不发达的时候,要想了解喜欢的明星动态,除了看电视就是买杂志了,我买了好多相关的杂志。当看到报刊亭都被拆除后,那些关于报刊亭所承载的青春记忆一下子就涌上了心头。

  红红跟我说:“当年的青春读物也很受欢迎,《爱格》、《花火》、《疯狂阅读》等畅销杂志几乎在全班女生之间传看,《读者》、《青春文摘》、《意林》之类的文摘类杂志,为了写作文也会买来看。虽然满怀不舍,但不得不承认,我们现在的确很少看纸质的书籍了,更别说在报刊亭上买报纸买杂志,网上五花八门的消息多得看不完,各种书籍几乎也都有了电子版,就连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也会在手机上下载免费的电子书了,买书报的人就越来越少。”

  今年步入高三的同学表示对报刊亭的消失心里也颇有遗憾。他告诉我说,小学时光他在报刊亭中找到了不少童真乐趣,漫画书更新了,他会把自己的午饭钱省出来就为了买他心爱的漫画绘本,然后和同学们互相交换着看,非常过瘾,也和同学建立了非常的革命友谊。

  “现在看书大家都可以通过手机,可供选择的书籍也非常多,报刊亭消失的大趋势也是无法避免的。”这位同学告诉我们。

  时代在发展

  报刊亭带给我们的美好,也还是有人记得的。

  网络时代的快时光,我们要的速度、效率;纸媒时代的慢时光,带给我们的回忆,如今要放在心里,慢慢品味。

  报刊亭的消失,这不是一个悲伤的事情。当我们前进,有很多事并不会跟着我们一起,这叫演化。这会是城市历史中的一部分,不必过分伤感。

  只是,报刊亭和书店一样,是仰仗爱和时间的行业之一。我们做这一份记录,希望让你记得,曾经从一处处报刊亭、小报摊上获得的新知识和对更大世界的向往,在路过的时候,愿意抬起头多看它一眼,也多看这座城市一眼。

责任编辑:李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