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安庆生活 > 旅游 > 正文

桐城唐湾乡村旅游:一地荫凉话长岭

时间: 2018-08-01 15:36 来源: 桐城旅游局 作者: 吴秀年 浏览: 评论(0)

  大暑天,我再次走进深山中的长岭,树木野草在七月的艳阳天里疯长、绵延,直抵我自由想像的心底。天空,像一张巨大的宣纸,白里洇蓝。空气里裹着青草与花香的风,柔柔的,绸缎般的滑。在热浪滚滚的夏季,在这样的山野,凉爽地直叫人舒坦,难怪一来这里,我就舍不得离开。

  诗意的长岭,我已来过两趟,仿佛永远来不够似的。

  这里的百丈岩、总管庙、张氏宗祠、笔架山足以让我流连忘返,但这里还有很多未知的景致,就如同那一路被废弃的旧民居,或四合院子,或错落有致的几排老房子,直叫人留恋不已。在长岭的原始村部,我们就看到绿荫深处隐藏的一排保存完好的老房子——外墙是石头垒砌的墙体,两层土筑屋,内层楼板全部实木结构。

  我怀念这样的老房子,这种已渐渐被人们遗弃的房子,承载了多少的风尘,留下了多少美丽的记忆。它们都一样的构造,圆木,土墙,小灰瓦,一排一排地排列在青山间和树荫中。大半老房子都有木楼,用木板精细铺平,才不会有灰尘落到下面。楼上空间很狭窄,就像一个横着的三棱柱,因为它干燥通风,一般都是作为储存粮食之用。每年落叶之时,是农家最忙碌的时候,也是最辛苦的时候,在田野地头收回家的粮食晒好后,一般都会搬到楼上去储存。

  在长岭段女士经营的小饭馆里,她把几张云雾缭绕的泛螺寨照片发到我的手机上,那种美仑美奂的意境,惊艳了我们所有的人,不禁让人浮想联翩,在沉醉不已中,我们有了爬山的冲动,听说那上面有不少的天然山洞,我们就更坐不住了,都想爬上去一探究竟。

  爬了一小段我就有点后悔自己的逞强了,远看泛螺寨,虽温婉平缓,可到了那里才知道那是相当的陡峭,某些地方可以说是矗立,峡谷一侧的半山腰以上没有一点徐缓的坡度,都是奇峰和绝壁啊!不过,侧面山间有溪水缓缓流下,数里长峡,一步一景,山中植被繁茂,幽到极致,湿气很大,虽然人人汗流浃背,但只要停下来歇一小会儿,就彻底感觉凉爽了。

  特别喜欢山腰上林场的那片林荫小道,头顶的杉木高大遮荫,脚边草木蓬勃盎然。信步走往小溪边,阳光被密密实实的树叶剪得细细碎碎,显得柔和而美丽。从山顶上延伸下来的溪水,清澈见底让人忍不住拘起一捧拍到脸上,喝到嘴里,顿时好不清凉。清凉的还有山风,抚面而过,凉便从心底里涌出来,难耐的酷暑即刻消除了,夏日的浮躁和爬山的疲惫也随着荡漾的水波渐行渐远。徜佯在这样的风景中,让人有了莫名的淡定和从容,生命是这样的美好,知足常乐,如此甚好。

  青山黝黝,远处的蝉在嘶叫,我找块大石头坐下来,静静地聆听,静静地感受,或者什么都不想,只静静地享受眼前的美好。岩边有石洞,一路能容下十几个人的石洞随处可见,陪同我们一起爬山的张书记介绍,这里正是长毛屯军的地方呢!他指着我们身边那些垒起来的一个个石堆为证,谁曾想到这里原来是个古战场啊!据说山顶上还能找得到碎瓦片呢!张书记还说,或许在那些大大小小的石洞里,还能找到大刀长枪。山的那一边是舒城,是真正的“一脚踏两县”之地,从前,它是交通要塞,方圆数十里,如登天峰,连绵的群山都拜倒在它的脚下,怪不得古人和近代人都把它居为要塞,这样险峻陡峭连老鹰都飞不过去的地方,谁还能攻克它呢?我们站在半山腰上也确实有一种君临天下的快意感。

  山风徐徐吹拂,掀起内心的一丝莫名惆怅和一缕远古追思,古人不在,古迹犹存。山间夜凉,如果来个夜宿怎么样呢?就地当床夜当被,枕一山月光,一夜好眠到天亮。等天亮了,再面对冉冉升起的太阳,不会写诗也会有诗意涌动的吧?

  我站在寨子之颠

  聆听溪水和山风的呼唤

  攀爬上你的肩膀

  感受岁月留在你脸上的沧桑

  用心丈量着

  你的每一寸肌肤

  怎能相忘

  你曾经的热烈与辉煌

  ……

  亲近自然,就如同置身于大山深处:微凉、绿意、诗间无边。回归了我们本真的自己,这才是我想要的迷人夏天。

关键词:唐湾乡村旅游
责任编辑:艮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