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八县 > 望江 > 正文

望江红焰集团董事长周焰生自杀 疑因资金链断裂

时间: 2014-10-16 08:47 来源: 安徽网 作者: 蒋六乔 浏览: 评论(0)

  10月13日,望江红焰集团董事长周焰生自杀身亡,消息传出后很快震惊了望江、安庆商界。15日,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前往当地调查此事。据了解,身患糖尿病的周焰生在红焰钢构大厦内离世,被发现时身边留有遗书。有人推测,周焰生自杀是因企业资金链断裂。记者在望江县长岭镇政府采访时,十余债主现场反映借给周焰生的资金超千万元。目前该镇已成立工作组处理此事。

  从电焊工到亿万家产

  “从电焊工到亿万富豪,我自己几乎见证了周焰生的发家史。”家住长岭镇长岭街的知情人士虞先生说,随着企业越做越大,现在当地几乎是无人不知周焰生。

  周焰生1974年出生于长岭杨林。初中辍学后,开始在长岭街上跟人学电焊、汽车修理。虞先生说,周焰生肯学也勤劳,自打买了门面房独立门户后,长岭镇上几乎几年便冒出一家他的企业。

  1999年,周焰生组建红焰集团,涉及物资、房地产开发、服装加工、汽车销售、金融投资、酒店等多元化产业,旗下拥有红焰物资建材批发有限公司、红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十余家公司。

  被发现时身边有遗书

  13日上午,周焰生的手机没人接。一开始亲属与企业员工以为他有事,不方便接,没太在意。“ 吃午饭时没发现人,到吃晚饭的时间也联系不上。”虞先生说,13日19时许,周焰生的亲属发现情况不妙,于是报了警。

  长岭镇派出所接到报警后,展开寻找,最后在红焰钢构的楼上发现了周焰生的遗体。事发后,经公安机关调查,周焰生系自杀。记者联系长岭镇派出所采访时,被告知具体情况不便透露。而一位参与寻人的红焰公司员工向记者透露,找到周焰生时,发现其留有遗书,还有曾注射过胰岛素的迹象,“或因注射过量胰岛素去世。”

  十余债主借给他千万

  15日上午,记者正在长岭镇政府采访镇党委书记陈铁生时,林某等十余人来到办公室,说借给周焰生不少钱,他人一去世,众人慌了神。

  林某说,由于周焰生为人不错,大家都相信他,自己借给他几十万元,月息不超过2分。“ 借给他的钱,有不少是我向朋友借的,现在真不知道怎么向朋友交待。长岭镇还有不少人将房产证借给周焰生,让他去向银行贷款。”

  在现场,仅这十余人将借给周焰生的钱粗略统计了一下,便超千万元。“人死债不烂。” 长岭镇党委书记陈铁生表示,红焰集团有大量资产,而且该镇已成立工作组协调处理此事。

  资金链断裂或是诱因

  周焰生自杀身亡的消息传出后,很快震惊了望江、安庆商界。有传言说,周焰生之死可能与企业资金链断裂有关,长岭镇党委书记陈铁生也表示应该是这一原因。

  周焰生企业资金链为何断裂?一位与他长期打交道的同行汪某表示,致命的打击不外乎两点:一是深陷多元化投资的陷阱;二是不堪民间借贷的高额利息压力。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汪某感慨道,周焰生白手起家,付出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心血和汗水,经历过无数失败和挫折,如今事业有成的他因为一时困难,用最惨烈的方式离开了人间,也给红焰集团留下了一个苦涩的结局,令人唏嘘。

  相关链接

  陈斌凯案

  陈斌凯,曾是潜山康博粮油食品工业公司实际控制人,潜山县汇丰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股东。2012年9月3日,陈斌凯携妻外出后失联;9月5日,警方基本确定其因个人资金链断裂出走,并涉嫌金融违法犯罪。

  进展:今年3月,陈斌凯被警方控制,案件仍在调查中。

  刘克胜案

  刘克胜,曾任桐城市总商会会长,安徽信诚电脑有限公司、桐城民生担保公司等多家公司董事长。今年6月17日,刘克胜因资金链断裂出逃,公安机关当月19日决定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其立案侦查。

  进展:7月14日,刘克胜在嘉峪关市落网,案件仍在调查中。

  朱林寿案

  朱林寿,曾是太湖五千年文博园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10月5日,五千年文博园工作人员向太湖县有关部门反映称,公司董事长朱林寿于当日下午5时许失去联系。

  进展:接到报告后,安庆市、太湖县两级政府立即成立工作组,组织开展查人找人、保护保全资产、指导景区运营运转等工作。

  企业:明知高息民间借款有风险,却不得不为之

  在望江县红焰集团董事长周焰生自杀前,潜山县陈斌凯、桐城市刘克胜、太湖县朱林寿等当地知名企业家相继选择“跑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资金链断裂。记者在望江县调查了部分民企,发现贷款融资难题仍然存在。一些企业由于从银行贷不到款,只得靠高息吸收民间资金来维持运营,不少企业主明知这是“下下策”,却不得不继续下去。

  企业想贷款变得更难了

  文平(化名)在望江县从事商贸多年,通过打拼,现在在望江县有数百万固定资产。为了发展,文平所在的企业与银行间可谓“鱼水情深”。

  “如果你坐拥一栋别墅,按理是‘土豪’了吧,可你手中没有买盒饭吃的钱,你再富有,也等于零。”文平给记者打了个比方:“毕竟别墅不能当饭吃!”

  “公司固定资产有不少,但不能没有流动资金继续发展,不过今年以来,去银行贷款显得更难了。以往很快搞定的事情,现在银行变得谨慎了。”文平说,自己有一笔贷款还掉后,银行却迟迟没有续贷。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望江还有一些企业主与文平的感触一样,但因为不敢跟银行关系搞僵,所以也不愿细说。

  民间融资有风险也得上

  家住望江县的叶兵(化名),前几年做棉花生意赚了不少钱,后投资办了家服装厂,厂子建起来后,刚开始发展得还是很顺利。

  “可厂子扩建后,由于贷款没有落实,发展遇到资金难题。”叶兵说,前些年,向好友或者合作伙伴打个电话,就可以轻易借用上百万资金。“ 可今年每打一个电话,得到对方的答复往往是,他也在为钱着急。”

  “由于没有及时贷到款,只好高息吸收民间资金维持企业运营。”叶兵说,虽然知道这是“下下策”,但无奈只能这样。他也时常担心,企业利润很是微薄,高利息将会使企业陷入债务的泥潭。

  银行称风险管控更审慎

  采访中,对于当前一些企业贷款难的问题,中国人民银行安庆市中心支行有关工作人员承认,当前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该市部分企业生产经营压力加大,特别是个别突发事件发生后,银行风险管控更加审慎,贷款的授信审批时限相对加长,小微企业融资难、银行难贷款的问题客观存在。

  安庆市今年也采取了一些措施,着力解决中小微企业生产经营困难。除建立涉企收费清单制度外,还出台扶持小微企业发展政策及支持金融产业发展和政府性资金存放与金融机构贷款相挂钩政策,强力推进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


责任编辑:峰峰